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評論

網絡文藝二○一九:通向未來之路

時間:2019年12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秦蘭珺
0

河北20选5开奖直播现场 www.ftbbv.com  


《主播說聯播》視頻截屏


《網紅新村官》系列短視頻截屏


真人互動型電影《隱形守護者》截屏


《長安十二時辰》服飾圖鑒

  自2017年開始,由于資本逐漸冷卻、人口紅利減少、流量成本提高,包括網絡文藝在內的互聯網產業整體上面臨著從高速到高質發展、從野生到規范成長的轉型。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的同時,中國互聯網進入“后半場”。如何在“新常態”和“后半場”找準自身定位,尋求符合歷史趨勢和時代要求的發展之路,成為網絡文藝發展的核心命題。

  2019年,受到經濟周期和經濟結構調整的影響,整體上,文娛領域的融資和廣告投放都有所減少,經費縮減、項目削減、人員裁減之下,很多行業一線從業者紛紛叫苦“寒冬”。但在必要的“去泡沫化”和“轉型陣痛”的同時,我們更應看到的是愈發穩健的發展和增長、愈發長遠的創新和探索。我們不妨就以這一年在網絡文藝的實踐中逐漸清晰的發展趨勢為脈絡,對2019年的網絡文藝發展進行一番梳理和盤點。

  趨勢一:

  主流文化和網絡文化的深度交融

  2019年,網絡文藝和主流文化的互動走向深入,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主題上的交融?!昂焐焙汀鞍碧獠牡姆比偈?019年的一大亮點。配合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扶貧攻堅戰兩大主題,“70年”和“三農”題材幾乎成了所有網絡文藝平臺全年性、全站性的重點創作和傳播扶持內容方向。有的平臺還專門開通了相關特色頻道,通過自制、引進、聚合、征集等方式,匯聚了大量相關內容矩陣。例如,“B站”向廣大95后“up主”開展“我和我的祖國”“我為祖國送首歌”主題創作征集,騰訊視頻開設“我們的70年”主題頻道,對“70周年優秀公益廣告”給予了長時間優質資源位的高頻曝光傳播;喜馬拉雅FM和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聯合出品了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音頻專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經典》;快手推出了《網紅新村官》《寶藏鄉村》等系列短視頻,短視頻《致敬!“共和國勛章”獲得者張富清》上線1小時播放量突破200萬,累計播放量近3000萬。必須看到,2019年的網絡文藝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扶貧攻堅戰的開展,營造了良好的輿論氛圍,已經成為我國宣傳思想文化工作的重要陣地。

  價值上的交融。2019年網絡文藝“爆款”不同于以往的最大特征,是它們在霸占熱搜、制造熱點、成為“爆款”的同時,也成為了頻頻被主流媒體點贊、專家學者稱贊的佳作:劇集《長安十二時辰》在盛唐氣象的再現中普及了盛唐文化;劇集《陳情令》在國風之美的書寫中彰顯了文化自信;劇集《破冰行動》用人性的深度和現實的豐富突破了緝毒題材的老套路;美食紀錄片《人生一串2》用90后的“人間煙火氣”成就了“新派網生紀錄片”的新類型;網紅李子柒用詩意田園的生活美學向外國人傳播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從上述“爆款”中,我們不難提煉出“小人物、真英雄、正能量、大情懷”的內容邏輯,無獨有偶,這正好與今年國慶檔的主旋律影片典型《我和我的祖國》不謀而合。在時代推動的彼此蛻變中,主旋律和網絡文藝的價值邏輯正走向交融。

  文化上的交融。2019年新聞聯播開始有了其短視頻版:《主播說聯播》,主持人怒斥美國對華強硬派人士“荒唐得讓人噴飯”的橋段,幾乎成就了央視2019年的第一熱搜。新聞聯播里正襟危坐的主持人蛻變為進駐各大網絡平臺的新晉“網紅”,網友們從央視主持人的個人vlog中,了解了神秘的央視日常工作和緊張的新聞輿論工作前線,央視也由此成為了2019年年輕人心中名副其實的老牌“網紅”。也是在2019年,“港獨”事件引發廣大愛國青年強烈不滿,“帝吧網友”攜手“飯圈女孩”理性“出征”,讓五星紅旗和愛國標語在“港獨”分子的社交媒體連續刷屏,這個曾經被當做“亞文化”看待的群體,以應援“愛豆”的方式,應援了被偶像化為“阿中哥哥”的祖國,表達了和平統一的強烈訴求,起到了民意表達的積極效果?!度嗣袢氈ā吩諂瀋緗幻教逡彩適憊頁雋恕拔頤塹陌菇邪⒅小鋇暮1?,以支持愛國青年的作為;共青團中央更是在其官微對“帝吧網友”“飯圈女孩”等亞文化概念進行了官方解釋,讓愛國青年的文化和表達得到了充分的理解和尊重。在類似這樣的事件中,網絡文化和主流文化的互動已經不再流于表層,而是走向更深層的互動和交融。

  交融的發生自然和近年來網絡文化治理能力的提升密不可分,和“媒體融合”的頂層推動密不可分,和“雙效統一”導向下企業社會責任的承擔密不可分,但其更根本的動因恐怕是網絡文藝發展的內在驅動力,打個比方,如果傳統文藝像一位成年人,功力深厚,但稍欠活力;網絡文藝就像一位少年,朝氣蓬勃,但缺乏內力。兩者只有互動融合,才能優勢互補,更好地實現互聯網時代文藝和文化的迭代升級。

  趨勢二:

  文藝生產和消費的多維交互

  2019年,網絡文藝在和新技術、新生態、新玩法的結合中,發展出更強的交互屬性。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交互敘事的發展。2019年1月,就在交互影視作品《黑鏡:潘達斯奈基》引爆美國視頻網站奈飛后的一個月,國產首部真人互動影視《隱形守護者》在游戲平臺steam上線,該作沒有炒作,一個月后靠著口碑登頂steam全球銷量榜榜首?!兌問鼗ふ摺肥且徊坑燒嬡稅繆蕕牡降纈?,但觀影同時,用戶將為劇中角色做出大大小小的百余次選擇,每種選擇都將影響后續劇情,整部電影最終有四條主線,一百個分支結局?!兌問鼗ふ摺坊竦貿曬Φ耐?,《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大唐女法醫》等一批互動影視紛紛出鞘,各大互聯網文娛巨頭也紛紛在“交互影游”上有所布局。雖然今天看來,這些作品在“交互敘事”上的藝術探索有待成熟,用戶體驗也有待優化,但其核心邏輯“故事本應由我做主”無疑十分符合網生代用戶的文娛消費習慣?;蛐?,隨著5G商用化為交互影游的發展鋪平道路,交互敘事將在與電子游戲、虛擬現實、數字電影的深度結合中,發展成最具信息時代特色的敘事藝術。

  參與式消費的深化。2019年,用戶對文藝生產各環節的參與愈發全面,也更加徹底。在創作環節,IP運營并非在作品成名之后開始,而是在網文寫作階段就已經在“社交共讀、粉絲共創”的文化生態中孵化。例如,2019年的閱文王牌網文《詭秘之主》在更新階段,就已引來粉絲站內外打榜,生產出眾多高質量番外、同人。在改編環節,《慶余年》尚在制作周期,就已邀請原著作者和粉絲提前觀影、提出意見,以保證原著價值觀的傳遞和“粉絲認同式”的改編,以保障“提升而非消耗原著IP價值”。在選角環節,《創造營101》第二季為粉絲提供了被稱作“打榜2.0”的功能,粉絲可以為偶像打榜,幫助偶像從贊助商那里爭取更多的未來商演機會。在后期環節,網劇《東宮》播出后應網友彈幕呼聲,在“跳忘川”場景換上新的背景音樂重新上線,前后響應時差僅一天。網友感慨:“換上BGM后,這場面太好哭了”。在字幕環節:《長安十二時辰》在片尾字幕中增加了800個用戶的名字,他們由于前期較高的參與度,與其他制作人員一道有了片尾留名的權利。在觀看環節:《這,就是灌籃》(第二季)提供了自主導播功能,用戶可以自行操作由不同機位影像構成的切換臺,以自己喜歡的視角和畫面觀看籃球比賽。

  不難理解,對于伴隨著各種各樣的數字交互界面成長起來的網生代用戶,參與性以及由參與本身帶來的“存在感”和“身份認同”效應,已經不再是一種衍生性需要、一種僅僅發生在接受環節的讀者反應,它將愈發作為文娛消費領域的一種本體性訴求,全面滲透進文藝文化生產各環節。當被動等待“投喂”的“消費大眾”成長為具備一定文化判斷力和表達力的“社群成員”,信息時代的文化格局將在參與文化的全面發展中發生深刻變化。

  結語:

  通向未來之路

  或許從資本投入的角度,2019年的網絡文藝確實算得上“寒冬”,但當大雪消融之際,我們將在大地上看到兩種通向未來趨勢的輪廓。其中一種趨勢叫交融,它將給網絡文藝帶來更主流的價值導向、更深厚的文化內功。另一種趨勢叫交互,它將把網絡文藝帶向更時尚的文化表達、更前沿的探索和創造。我們相信,兩種趨勢將在未來更豐富的互動和融合中,廓清網絡文藝通往未來的發展道路,讓我們的文藝和文化更加健康有序又生機勃勃地生長在未來。

 ?。ㄗ髡呦抵泄牧縹囊沾ブ行母毖芯吭保?/p>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