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電視>熱點推薦

一聲“額吉”,飽含中華民族守望相助的大愛

時間:2019年10月11日 來源:文匯報 作者:張禎希
0

河北20选5开奖直播现场 www.ftbbv.com   上世紀60年代初,一場自然災害席卷大半個中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等江南地區出現大批棄嬰。眼看著育嬰堂的米糧即將見底,周恩來總理和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夫主席達成共識,將部分江南地區的棄嬰、孤兒帶到草原,由內蒙古牧民撫養。善良的草原牧民積極伸出了援手,并且許下“接一個,活一個,壯一個”的感人承諾。這批被善良的草原額吉、阿爸悉心撫養長大的漢族孩子便被稱作國家孩子。

  真誠的情感與無私的奉獻,總能打動一代一代人。近期,“三千孤兒去草原”的大愛傳奇又一次被搬上熒屏。正在央視八套黃金檔播出的電視劇《國家孩子》,自開播以來,收視率一直位居前列?!罷鷙車牡縭泳?,更震撼于那段確有其事的真實歷史?!庇型訝绱似纜?。不少起初陪伴父輩觀劇的青年觀眾,由此了解到了這段歷史,并為劇中人濕了眼眶。

  更值得一提的是,《國家孩子》中的主人公之一烏蘭的角色原型,正是前不久獲得“人民楷?!憊胰儆坪諾摹安菰羆倍脊舐昀先?。當年,年僅19歲的都貴瑪,承擔起28名江南孤兒的撫養任務,她是一批無私草原父母的代表。平凡的民族英雄無私奉獻的高尚精神,是文藝作品取之不竭的題材寶庫。

  三千孤兒的命運改寫,源于中華民族的守望相助和草原人民的忠誠擔當

  電視劇《國家孩子》以四名從上海啟程、由同一趟火車送到草原的孩童為主角展開。以國家孩子為題材的文藝作品不少,《國家孩子》發揮了電視劇長篇幅的載體優勢——故事線跨度長達半個多世紀,細膩展現了國家孩子從最初遠離家鄉的排斥、迷茫,到融入草原生活的心路歷程。帶給孩子家庭溫暖的,正是草原父母堅韌的愛與無私的奉獻。

  劇中,草原額吉烏蘭與上海孤兒小魚的故事,感動了不少觀眾。因為親人的突然離世,年幼的小魚受到了嚴重的心理創傷,從此不再開口說話。心病還需心藥醫,為了讓小女孩開口說話,烏蘭像母親一般無微不至地照顧小魚??釋濁櫚男∮?,也逐漸將烏蘭視作自己的母親,甚至在夢中都練習著“額吉”的發音。突然有一天,書記為小魚找到了更為合適的收養家庭。烏蘭不舍,卻又希望小魚能獲得更好的治療。就在送走小魚、烏蘭轉身離開的瞬間,小女孩第一次哭著喊出了“額吉”。正是這一聲“額吉”,讓烏蘭再也放不下這個小小的身影,從此,這個未婚的年輕姑娘放棄了愛情與事業,一心照料并無血緣之親的孩子。

  文藝作品離不開藝術加工,這份真摯的付出卻不曾摻假。烏蘭的原型都貴瑪,就是用溫柔的愛和寬廣的胸懷,給了江南孤兒第一個家。當年,19歲的都貴瑪被招進了臨時保育院,還未結婚生育的她,便要夜以繼日地承擔起照料28名兒童的任務。孩子經由都貴瑪悉心照料習慣草原環境后,再被一個個新家庭接走繼續撫養。對這位草原額吉來說,每一次與孩子分離,都是骨肉分離般的痛苦。她說:“我從心里愛他們,也真心感謝他們,讓我體會到了做母親的快樂?!?/p>

  如果說28名孤兒的茁壯成長,離不開都貴瑪的溫柔善良,那么三千名江南孤兒的命運改寫,則源于中華民族的守望相助和草原人民的忠誠擔當?!豆液⒆印分?,感人的情節不少:剛到草原的小男孩因水土不服病倒,牧民深夜騎馬奔波幾十里找來大夫,自愿為孩子輸血的村民甚至排起長隊;為了領養孩子,牧民自發熟背“領養手冊”,有人為了讓孩子喝上新鮮牛奶,特地買來了奶?!菰改該侵?,國家孩子四個字背后是更大的責任,更寬廣的愛。

  草原不僅哺育了孩子,更教會他們豁達、感恩與愛

  《國家孩子》的故事是從國家孩子長大后,歡歡喜喜踏上回鄉尋親之旅展開的。成年后的歸鄉尋根與年幼時來到第二故鄉的故事穿插進行,形成敘事看點,更凸顯出創作者的親情思索——當年,因為種種原因成為孤兒的孩子決定重回故鄉,并非為了責難親人,而是在找到終身歸宿后,能坦然面對來處,積極開啟一番自我探尋的旅程。因為,草原不光哺育了他們,更教會了他們豁達、感恩與愛。

  或許,這也是為什么《國家孩子》會在同類作品中另辟蹊徑,從受恩惠的孩子的視角展開,不遺余力呈現他們的成長軌跡與心路歷程。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故事中,四名江南兒童被不同的家庭收養,開啟不同的人生,卻都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反哺回報草原的道路。扎根草原的他們,有的成了富裕的商人,有的成為心系百姓的政府官員,有的則是醫者仁心的醫療工作者。被草原父母的愛哺育成人的他們,最終都開啟了無愧于養父母,無愧于自我的坦蕩人生。

  “報答”也是現實中,國家孩子常常提及,并用心血與精力踐行的詞匯。為了照料六名國家孩子,草原額吉張鳳仙終生未育,給孩子們吃饅頭,自己卻只啃窩窩頭。她悉心培養出的孩子個個有出息,有的走進了大學校園,有的參了軍,但他們都選擇重回草原,成為草原建設者;當年被草原夫婦收養的國家孩子通嘎拉嘎說,自己雖然是被收養的,但養父母的悉心呵護從未讓她感到情感上的缺失。嫁給蒙古漢子,在當地開支散葉的她,還與其他一些國家孩子一起設立了“愛心基金”,專門用來幫助困難的少數民族孩子與牧民。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